【人文】历史回望下的荣耀与忧伤

信息来源:南网知行  发布时间2021-04-13

  春节期间读范文澜、蔡美彪等合著的《中国通史》。《中国通史》算是范老《中国通史简编》的扩充版,体例及内容都更为详尽,共有12册。史学典籍卷帙浩繁,今人很难有完全的精力和能力通览,《通史》让我们可以较为方便地了解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脉络,颇值得庆幸和尊敬。特别是《通史》继承了《简编》一以贯之的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始终站稳“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的立场,在中西社会制度较量越发激烈、市场经济对马克思主义执政党考验越发严峻的今天,尤有可资借鉴的深刻历史启示。

  中国漫长的历史进程,绝大部分时间是以中央集权的封建政治经济现象呈现。封建制度基本成型于秦汉时期,公元前221年秦统一天下至二世而亡,汉高帝在与项羽的争霸中建立了西汉,持续两千多年的封建专制统治以此为发端,在“治—乱—治”的曲折蜿蜒中不断进展,直至明清时达到巅峰。

  在21世纪回顾这条自秦汉以来流淌了2000多年的历史长河,我们感到骄傲自豪,又不免在一些片段和角落神伤唏嘘。我们自豪于积淀下来的灿烂的优秀传统文化;我们唏嘘于一次又一次“由统一到分裂再到统一”的朝代更迭所带来的“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深重苦难。

  由于没有先进的科学的政治理念的产生及引领,“换汤不换药”的封建统治时常愚民且残暴。比如东汉末年,黑暗统治崩溃后的各方混斗导致屠戮无数,“193年,曹操攻徐州,杀男女数十万口;192年董卓部将烧毁长安城,附近几百里不见人迹;219年曹仁屠宛;长安、洛阳、南阳三大城市全毁灭了”,作者沉痛地说,“两汉四百年积累起来的财富和文化以及创造财富和文化的劳动人民一起被统治阶级毁灭了”,而这样的惨剧自春秋战国至新中国成立前从未断绝过。这是历史带给我们的荣耀和忧伤。

  考察历史要深入具体的叙述文本,但不能一味陷入琐细。中国封建制度有其独特性,但也是普遍的政治经济交互规律作用的结果。封建社会的经济根基是地主阶级占主导地位的土地私有制。以皇帝为首领的地主阶级又可细分为贵族、文武官吏、无市籍的地主(不经商)、大商贾。他们之间只在剥削农民到何种程度间有矛盾冲突,但对于剥削本身高度一致,“朝廷要得到统治阶级中人的支持,必须让他们分享剥削的权利,同时又要防止兼并的过度迅速”。当地主豪强兼并过度、皇权衰微无力控制、赋税徭役没有节制、农民基本生产都无法保障时,就会爆发出起义的怒吼。

  但长期受儒家传统文化的影响,“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礼”的等级秩序观念根深蒂固,整个有文化的“士”的阶层保守性大于反抗性。儒家文化熏陶出很多以天下为己任关心黎民疾苦的儒者,他们懂得“民惟邦本、本固邦宁”的意义,为爱邦而爱及邦本,也就真诚地成为人民的同情者和代言者。比如谷永在汉成帝时上书说:“天下乃天下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夫去恶夺弱,迁命贤圣,天地之常经,百王之所同也。”可阶级及时代局限下注定他们拥护的是封建统治,追求德治,“并不同情农民起义”。

  “所以儒学始终是适合封建统治阶级的政治学说,同情人民是有限度的,拥护封建统治则是绝对的”。

  在封建土地所有制及儒家意识形态的双重桎梏下,我们的生产力止步于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及小手工业生产,农民出于朴素正义的反抗由于缺乏先进政治理念的指引也只能在“城头变换大王旗”的兜兜转转中不断重复老路,在工业文明席卷欧洲时,我们不合时宜的封建统治带来了近代以来的落后和挨打。

  面对近代以来之大变局,无数仁人志士探寻救亡图存、富国强民道路,君主立宪制、代议制、共和制等等,包括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都失败了。这些革命的失败每一次都积蓄了新的、更强的革命的火种,功莫大焉。至少让民主共和观念深入人心,复辟帝制的野心家的皇帝美梦无论如何都会变成白日梦。但他们的缺陷是低估了封建统治儒家文化糟粕流布的顽固性,而渴望仅靠少数精英改天换地,忽视了唤起“工农同心干”。而且资产阶级及其革命理论本身有其软弱性和妥协性,面对非大刀阔斧无以祛沉疴的封建末世缺乏斗争的坚决性。

  马克思主义提供了全新的解决中国问题的思想及实践密匙,中国共产党人创造性地将其与国情结合,使得中国共产党成为掌握了最先进的思想武装并帮助广大劳动人民掌握的全新的无产阶级政党。马克思主义政治学以其鲜明的科学性,彻底的阶级性,坚决的革命性,成为历史上最系统、最全面、最深刻的政治学。

  透过马克思主义的光芒才能更好洞悉,中国2000多年兴亡周期律下的封建统治,并为之提供改造和进行全面社会革命的思想武器。

  只有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视域下,才能彻底跳出封建文人“同情农民但根本上维护皇权”的二律背反,产生彻底的人民性。在反封建的战斗硝烟远去不过70多年的今天,我们更应在对历史的回望中保持警醒和反思的自觉,不要在宫廷戏、古装剧及皇帝妃子 “戏说”的王公贵族叙事中忘却了封建统治不堪的一面。对封建统治及其衍生出的中华传统文化,应坚持辩证地看,扬弃地继承。正如作者所说,孔子学说代表新起的地主,同时又主张维持领主统治,是可以理解的;中国封建制度的巩固与延长,儒学起着极其严重的作用;至于他繁复的学说,要排泄其糟粕,吸收其精华。

  两千多年的历史实践没有产生最终骐骥一跃的思想突围,这里面有着复杂的生产关系及文化传统的原因。但至少从今天来看,痛定思痛冲出封建统治及文化营造的“漫长大幕”是合乎历史及民心的正确抉择。面对永不止息的、矛盾运动着的实践,我们不能当思想上的倦怠者,仍要以开放心胸把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突围进行下去。

  文/王艳春 深圳供电局